快递员的游戏

 合作案例     |    2019-01-21 17:05

快递员的游戏

个人信息的存储有很多的端口。手机的数据端,快递端,电脑端,社交软件端,搜索引擎端。故事发生在一个快递小哥阿文的身上,每天阿文送出上百个快递。如此工作了3年,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什么都不懂的人了。从前送快递,笨手笨脚。一天都难送出50个。所以拿到手的工资也仅够吃饭和住宿。这个工作还是他的家人给介绍的,辞去工作显然是有碍家人脸面。不想得罪人的他选择了咬牙硬干。

如今,每个经过他手的快递。他基本也能猜到是什么了。软包装的东西大多是衣物,纸箱包装的东西根据大小不同,重量的不同,发货地点,收货地址等信息。阿文就能猜到物品是什么。而他总是给他所负责派送的那片区域送货,十多个小区。每天来收快递的人,每天送上门的快递。从甲乙丙丁小区,到甲小区的子丑寅卯收件人他都熟悉了。甲小区的“子”收件人今天收到了一个微波炉,上周收到的是一个跑步机,这个月还收到了洗衣机。“子”收件人在这个小区住了两年多了,岁数也不小。看起来45岁上下。他们家有一个孩子,不常见到。看他们家这一个月来收到的这些快递,应该是他们家孩子谈恋爱顺利。他们准备为孩子的结婚做准备。

阿文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六个是和快递一起的。他认识了很多收件人,也认识了很多同行。在这些时光里他发明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游戏来度过派送无聊的时光。其中一个就是去猜测快递里装着什么东西?家具、日用品、性生活用品、电器?另一个是根据猜测的结果,整理这一个或三个月间,一个收件人所收取的快递。以此来猜测收件人最近的状况,遇见的问题,准备做的事情。这一次次的游戏他玩得不亦乐乎。起先他只是胡乱猜测,时间久了,第一个游戏的正确率越来越高。而第二个游戏在几次和收件人小心的试探性对话中获得了答案。这项技能日渐成熟。

现在的他可以根据这些信息来看出一个个锁在门后的故事。他的生活也越来越丰满有趣。这样的游戏正确率越大他玩得就越开心。把一小区所有人的故事串联起来,好像还能看出这个小区人员的关系网。比如“乙”小区中。丑和寅两家人最近买了同样一款的洗发水,之前的三个月中。他们两家买的东西有四次同一品牌,三次同一时间送到。阿文基本可以推断出他们两家关系还不错。卯家也会买和丑寅家类似的产品。但是档次和收货时间总是会比他们两家慢一天半天的。阿文猜测,也许三家人关系都不错,卯家人可能生活水平较之前两家会弱一些。卯家在三者的对话中显示着自己家什么都不缺,不需要别人给链接或者一起包邮买东西。然后等前两家都买完后,自己偷着买品相差一点也能用,性价比高的产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