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温下的新经济——互联网货运司机郭永冰: 日晒风吹 只为家人生活更好

 行业新闻     |    2018-08-08 22:40

入伏以来,台州进入了让人难受的烘烤模式。

但就算再热,郭永冰也不敢在他的车子里开空调。

不是舍不得,而是车子载重时,一旦开了空调,发动和提速都会慢很多。

这辆小货车是郭永冰去年国庆节时花6万多块买的。

车子在太阳底下跑,驾驶室里不开空调,闷热得就像蒸笼。他备的那个小电扇挂在驾驶室顶上,开到最大档也是疲软无力,吹出来的都是滚烫的风。他只能使劲地擦汗,使劲地喝水。

37岁的郭永冰是一名互联网平台的货运司机,老家河南南阳,来台州8年,一家老小都在这。

平时,他是椒江一家企业的一线工人,做着给产品切膜的活,因为三班倒,他就用空余时间找了份兼职。他的愿望很简单:多打一份工,多赚一份钱,就让家里日子过得好一点。

之前,郭永冰做过外卖小哥,因为是兼职,赚得少,没几个星期就放弃了。

去年,他买了辆小车,在APP上注册了个账号,开始做起了网络货运司机。以往,郭永冰连手机都不怎么玩。但如今,只要不上班,他就把手机揣在怀里,调到在线接活状态,时刻准备着接单。

跟传统货运司机不同,郭永冰的单子都是通过手机APP派发,顾客通过软件下单,在线司机立即抢单。

“要是手慢了,肯定抢不到单子。”郭永冰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机会。

抢到单子,郭永冰就要立马赶往指定地点。

8月5日下午,他接了一个去椒江三甲搬家的单子。到那里才发现,顾客住在3楼,老房子没电梯,他跑了一趟又一趟,前后忙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各种家什搬到车里。跑完最后一趟时,郭永冰的衣服上已是大片大片汗渍。

但这还没完,紧接着,他还要把这些东西送到洪家。这一单他可以赚43元,就比40元起步价高出一点。不过,他还是挺满意,因为期间顾客还帮着一起搬货,“感觉人挺好”。

“有些人觉得我辛苦会给我递一瓶水,有人会和我说声谢谢,也有人看见我东西多时会帮我一起搬。”郭永冰说,这样的事自己经常会遇到。

有过好事,自然也遇到过糟心事。有一次,他接了份椒江去杜桥的单子,因为要过大桥,按规定,过路费都是由顾客自理,郭永冰在事前也和顾客说清,可回来后,顾客却给了他一个差评,说他额外收钱。

“虽然我从来不会向人索要好评,但更不想得到差评。”郭永冰说,那个差评是他从业至今,四五百个单子中的唯一一个,让他感到很窝心。

客户的评价郭永冰十分看重,因为这关系他能够获得派单的数量。

为了能给顾客留下好印象,隔三差五,他就要把车子洗一遍。他说车子就和自己一样,时常要超负荷工作,要对它好一点。每次送货前,他都要给车子上下检查检查,打理打理;而车厢还常备着木板条、泡沫块等,他觉得,既然顾客把东西交给了自己,就一定要把它们安顿好,不能有一点闪失。

有时候,他觉自己都有些多心。“总是生怕门没锁好,担心货物会掉出来。”因此,他还养成了习惯,开车前一定会再三地检查车门锁好了没有。

因为活干得好,郭永冰的得分挺高。不过,像他这样的高分司机,一天最多也只有四五单。

有订单总是好的,有时候一天一个单子都没有。他跑得最多的还是市区内,一个单子能赚几十块钱。有几次,还跑到过宁波,开了130多公里,收了好几百元,可把他高兴的。

一个月下来,扣除油钱,能给他多带来三四千元的收入。对于这份兼职,郭永冰很知足,说到兴奋处,他还会蹦出几个新词,比如,他说自己从事的就是货运版的“滴滴”,也是“共享经济”的一种。

长年在外风吹日晒,郭永冰的皮肤变得黝黑。对于这些,他已经习以为常。虽然接下来几天,太阳依然炙烤大地,酷热依旧难挡,但郭永冰觉得,凭自己努力干活,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,再苦再累也值得。